甲方乙方—設計師,請抬起你卑微的頭顱

  1. 當前位置:
  2. 首頁
  3. 新聞動態
  4. 正文
Read:0
今天和客戶吵架了,我承認,這是第一次。
據說客戶就是上帝,我想問,那我是什么?
是的,我僅僅只是一名設計師。
我相信,入行至今,誤解、質疑甚至是刁難,伴隨著每一位網站設計師逐步強大的過程,一次次的委屈,一次次的痛楚,我們都在默默的忍受著。
為了去迎合那所謂的市場需求,慢慢的,我們學會了敷衍,學會了奉承,學會了所謂的變通。我們像培育孩子一樣精心雕琢出的設計作品正被那些世俗的東西默默的強-奸著,我們習慣了。我們開始失去個性,失去主見,遂而失去了理想。我們麻木不仁,我們迷失了自己。
當那些所謂遠大的理想被眼前的衣食住行逼得無地自容時,也許,我們成熟了。我們逐漸發現,所謂的理想只是狗屁,我們在做的,僅僅只是一份普通的工作而已。那光鮮的外表、華麗的光環下,隱藏的是一顆倔強但無奈的心。
早些時候,我工作中的很大一部分時間都在用于幫手底下的設計師們解決各種疑難雜癥,設計師過不了稿的、客戶無理要求的,仗著我一張相對靈活的嘴皮子和一顆卑微的頭顱,一切迎刃而解。
所謂的成熟,我比別人來得更早些。我自知,我們搞的是商業,而不是藝術。
記得那年,一個做傳統行業的大客戶對互聯網一竅不通,請了一位所謂的業內人士代表他們與我方對接,并在項目實施過程中全程監控和跟進。話說客戶有意聘請該業內人士到自己公司任職,日后負責組建該項目的運營團隊,于是乎,這廝為了在主子面前露上兩手,在整個實施過程中對該項目大加干涉。
從小,父母就教會我凡事謙虛,我自謹記。工作中,面對他人的批評與質疑,無論正確與否,我都習慣先從自身尋找原因。
可是,面對這廝的百般刁難與蠻橫無理,我真的怒了,我曾想過我他媽的不干了,摘了工牌脫了西裝咱走到樓下,看看到底是誰收拾誰?
看著他那不可一世的樣子,聽著他那一句句不堪入耳的言語,仗著自己甲方的身份,他的傲慢、他的那些我不愿再提起的行為,無不在侮辱著我的人格。
但,我依舊忍下了,我知道,我不能為了出掉自己這口惡氣而讓公司替我承當那些因我而造成的損失。我只當他修為不夠,素質尚淺,我知道,他尚未學會那種人與人之間應有的尊重。
最終,網站建設項目順利上線,而他,也并沒有成為運營團隊的管理者,這是后話。
當時我就在想,如果有朝一日我能組建一個自己的團隊,那么,團隊里每個人肩上那顆低垂已久的頭顱,將變得不再卑微。
而沒有料想到的是,當年那個一閃而過的念頭,卻印證在了多年后的今天。
電話中,在以往一次次的忍讓和一次次的妥協后,面對該客戶再一次的無理要求,我最終選擇了拒絕。我的反映讓客戶感到出乎意料,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也許客戶認為,甲方出錢乙方任由擺布乃天經地義,在潛意識中便認為爾等乙方,斷不敢回絕,咋聞如此膽大包天的乙方令他受驚不淺,遂而惱羞成怒。我一度試圖挽回局面,終無果。無奈和憤怒下,我表現出強烈的不滿。
被客戶狠狠的掛掉電話后,忽然發現原本熱熱鬧鬧的辦公室竟然鴉雀無聲,心情極其復雜。
我時常在想,作為一個設計團隊,我們能算作是服務行業嗎?算嗎?不算嗎?
記得我曾在開博的第一篇文章“B2C網站設計思路之前期九大注意事項”中提到:
"設計師如何定位自己?什么是設計師?設計師是一種以甲方的需求及想法作為基礎,結合甲方區域、行業特色、當前市場行情及自身豐富經驗,給出合理化的構架、設計、運營、推廣及贏利模式建議后,借助其自身專業知識及技能,把項目思路完善并實施的職業。
我們為客戶做了一些他們很想做,但自己卻做不了的事情,我們從而獲得應有的報酬。
很多人認為的,甲方出錢,設計師動手。我說,那不是設計,是社妓!”
我認為,甲乙雙方是平等的,至少在我作為甲方的時候,我也是這樣認為。
但是生活中卻往往存在這樣一類人,他們自以身為甲方就是高人一等,就能為所欲為,自以為花了錢就可發號施令,就可以想讓人站著就站著,想讓人睡著就睡著,沒事還可以隨意折騰,那么對不起,夜總會歡迎您!我們這不提供這樣的服務。
我想,這類人,應該學會對人起碼的尊重!
我曾一度把當初用于對自己的定位,定于與現有的團隊,我深刻的明白,這也許就是一種錯誤,客戶至上或許才是恒久不變的商業定律,但我依然認為,哪怕把我們歸作是服務行業,我們也絕不愿服務于那些不懂得相互尊重的人。
作為一個團隊的領導者,也許我真的錯了。
但作為一名設計師,也許我并沒有錯。
認識了太多圈里的設計師朋友,也傾聽過太多次他們的的訴求,末了我想對那些還在因委屈而苦悶的朋友們說:設計師,請堅持自己的理想,并,抬起你卑微的頭顱!
赛车时时彩官网